高纤维摄入量与

降低患乳腺癌的风险

Anthony J Brown,医学博士| 2009年10月2日

根据9月份发表在《美国临床营养杂志》上的研究结果,随着膳食纤维总摄入量的增加,患乳腺癌的风险(主要是ER / PR肿瘤)降低。

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的主要作者Yikyung Park博士说:“尽管人们推测膳食纤维可通过调节雌激素代谢来降低乳腺癌的风险,但膳食纤维的摄入量与激素受体状态导致的乳腺癌风险之间的关联尚不清楚。”马里兰州罗克维尔和同事注意。

研究人员指出:“我们的研究是第一项按组织学类型检查膳食纤维与乳腺癌之间关系的研究。”研究人员分析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美国退休人员饮食与健康研究协会招募的185,598名绝经后妇女(平均年龄62岁)的数据。一项124项食物频率问卷用于评估基线的纤维摄入量。

在平均7年的随访期间,报告了5461例乳腺癌病例,其中2391例可获得激素受体状态数据:1641 ER + / PR +,336 ER + / PR–,48 ER- / PR +和366 ER– / PR–。研究人员发现,相对于总纤维摄入量最低的五分之一,最高的五分之一与乳腺癌风险降低13%有关(趋势p = 0.02)。

进一步的分析表明,与ER + / PR +肿瘤相比,ER– / PR–肿瘤的关联性更强。将总纤维摄入量的最高五分位数与最低的五分之一进行比较,ER– / PR–乳腺癌的风险降低了44%(趋势p = 0.008),而ER + / PR +肿瘤的风险仅降低了5%(p趋势= 0.47)。

研究人员还指出,纤维摄入量对乳腺癌风险的影响因组织学类型而异。高纤维摄入与小叶肿瘤风险降低34%(趋势p = 0.04)有关,而导管肿瘤风险降低10%(趋势p = 0.10)。

尽管总纤维摄入量似乎会影响罹患乳腺癌的风险,但从谷物,蔬菜,水果和豆类等几种食物中摄入的纤维却没有。

可溶性纤维的摄入与患乳腺癌的风险成反比,而可溶性纤维的摄入则无关联。

作者推测说:“纤维类型可能会在与乳腺癌相关的病理生理过程中产生差异。” “已经证明可溶性纤维在控制血糖,胰岛素和胰岛素样生长因子方面更有效,而这些因子与患乳腺癌的风险呈正相关。”

研究人员报告,总脂肪摄入量并未显着改变总纤维摄入量与乳腺癌风险之间的关联。

研究人员总结说:“我们的发现表明,膳食纤维可以通过绝经后妇女中的非雌激素途径在预防乳腺癌中发挥作用。” “尽管如此,目前为止的全部证据还远远不够一致,在就纤维和乳腺癌提出明确的公共卫生建议之前,还需要进行进一步的研究。”

临床背景

乳腺癌是与激素有关的恶性肿瘤,饮食因素如脂肪和酒精的摄入已被证明是乳腺癌的危险因素。纤维在乳腺癌中的作用的观察研究一直是模棱两可的,有些研究没有关联,而另一些则显示出保护作用。这种不一致的某些原因可能与纤维的类型(可溶性与非可溶性或纤维来源)以及所研究乳腺癌的组织学类型有关。

这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美国退休人员饮食与健康研究协会对妇女的一项大型前瞻性研究,旨在研究绝经后妇女的纤维摄入量,纤维类型和乳腺癌类型之间的关系。

研究重点

  •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退休人员饮食与健康研究始于1995年至1996年,来自美国6个州和2个大城市地区的567,169名年龄在50至71岁之间的女性队列。
  • 不包括基线时患癌症,末期肾脏疾病或自我报告中饮食摄入不合理的妇女。
  • 在基线时,通过124项食物频率调查问卷评估饮食摄入量,其中包括前12个月的食物摄入量和食物份量。
  • 共有10种预定义的频率类别,饮料的频率从从来没有到每天6次或更多,固体食物的频率从从来没有到每天2次或更多。
  • 金字塔服务数据库使用1994-1996年个人食物摄入量连续调查确定了3种份量大小。
  • 使用两次不连续的24小时饮食回收来校准所使用的食物频率问卷。
  • 乳腺癌病例是通过与11个州癌症登记处的联系确定的,并且能够确定该队列中90%的病例。
  • 乳腺癌的组织学特征可从癌症登记处获得,并且可获得肿瘤雌激素(ER)和孕激素(PR)受体状态。
  • 乳腺癌被分类为导管癌,小叶癌,导管小叶癌和其他肿瘤。
  • 基线平均年龄为62岁,90%为非西班牙裔白人,平均体重指数为27 kg / m2,三分之二为50岁之前的更年期。
  • 饮食摄入量最高的五分之一(26克/天)的女性比身体活动最低的五分之一(11克/天)的女性更有可能进行体育锻炼,使用激素替代疗法,从不吸烟,减少饮酒和脂肪和更多的水果和蔬菜。
  • 在7年的随访中,有5461例乳腺癌事件。
  • 导管肿瘤为3531个,小叶肿瘤为550个,导管小叶肿瘤为424个,其他肿瘤为956个。
  • 有1641例ER + / PR +肿瘤,336例ER + / PR +肿瘤,48例ER + / PR +肿瘤,366例ER– / PR +肿瘤和950例受体状态未知。
  • 最高摄入量和最低摄入量的膳食纤维摄入量与罹患乳腺癌的风险呈负相关(相对风险[RR]为0.87;趋势的P = .02)。
  • 但是,这种关联仅对ER– / PR–肿瘤和ER–或PR–肿瘤有意义。
  • ER–肿瘤的RR为0.59,PR–肿瘤的RR为0.64,ER– / PR–肿瘤的RR为0.56(趋势P = 0.008)对ER + / PR +肿瘤。
  • 每摄入10克/天的纤维,ER– / PR–肿瘤的年龄调整后的RR为0.83,校正和调整后的RR为0.70(即降低30%的风险)。
  • ER + / PR +肿瘤与ER– / PR-肿瘤的相关性显着不同(P = 0.05)。
  • 纤维摄入量与乳腺癌之间的负相关与ER阴性与组织学类型密切相关。
  • 调整后,纤维摄入量与乳腺癌类型之间无显着关联:导管小叶对小叶对导管小叶。
  • 纤维的来源(水果,蔬菜,谷物或豆类)不影响这种关联,但可溶性纤维与乳腺癌呈反相关关系,而可溶性纤维则与乳腺癌无相关关系。
  • 脂肪或酒精的摄入,体重指数或更年期激素治疗并未改变纤维摄入与乳腺癌之间的关联。
  • 作者得出结论,摄入可溶性纤维与ER和PR乳腺癌的风险较低有关,但与受体阳性的乳腺癌无关。

临床意义

  • 绝经后妇女摄入可溶性纤维与受体阴性乳腺癌的风险成反比。
  • 纤维的来源与患乳腺癌的风险降低无关,并且纤维摄入与乳腺癌之间的联系不取决于组织学类型。